三八线这么长美军为何死咬上甘岭?超2万多伤亡也未拿下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尽管上甘岭战役在国际上影响很大,敌我双方也因此付出了巨大的伤亡,但此次战役不同于以往的大规模战役,它的战场只有3.7平方公里,大兵团无法在阵地展开,以至于在进攻或防守中,双方只能成排、成连地“添油式增兵”。

在很长时间里,中朝方和美方的谈判,一直处于断断续续的状态,碍于志愿军实力的增强和双方战线的稳固,加之美国国内的反战呼声愈演愈烈,美方不得不走到谈判桌上。然而,美方又碍于面子和不服,再次提出一系列不合理的要求。

1952年5月22日,威廉·哈里逊接替担任联军谈判代表,双方的谈判重点,是战俘遣返问题。按照日内瓦公约规定,战争结束后,应释放和遣返全部战俘,而美方坚持“自愿遣返”原则,实质上则是强制甄别,企图扣留中朝战俘。

于是,双方边谈边打,而战俘问题一直没有得到解决。诚然,美国是当时最强大的国家之一,其军队也从来没有像在朝战中一样吃这么大的亏,向中国示弱,这是美方无法接受的。

所以,谈判一方面要继续进行,因为停战是大势所趋,而另一方面,美方试图通过继续战争,找到一个台阶,或者挽回脸面,如此这般,在10月8日,美方宣布不限期休会。

很明显,美军不服输,想在战场上扳回一局,只有这样,他们在谈判桌上才能拿到更多的主动权。

9月下旬,美国总统杜鲁门给联军司令克拉克写了一封信。信中,杜鲁门希望美方在谈判桌上,必须“措辞最强硬,不留任何讨价还价的余地”,最重要的是,不能减轻军事上的压力。

与此同时,为了给美方施压,迫其答应谈判条件,志愿军从9月18日开始,陆续发起反击作战,对比联军士气衰落的状态,志愿军可谓士气高涨。在一个月内,志愿军毙伤敌3万以上,再次挫败了联军。

在战场上接连失利的美联军,终于忍无可忍,于是,范弗里特的“摊派作战”才孕育而出。换言之,美军急需一场胜利来获得谈判桌的主动权,与此同时,由于各方面压力,美军也不想大规模扩大战争,所以,“既小又好”的上甘岭,便成为作战的最佳目标。

10月5日,范弗里特提出了“摊派作战”计划,其目标就是598高地(597.9高地)和“狙击兵岭”。

在范弗里特看来,金化以北不到3英里的地方,美第9军和敌人都有工事,双方间隔只有200米,三角山(597.9高地)和狙击兵岭,那里的敌人正好卡在我方咽喉,我军因此损失惨重,如果能将敌人驱逐出这两个高地,敌人将后撤1公里。

如果美军能拿下这两个高地,便可以解除志愿军在此位置上的威胁,在范弗里特看来,战役规模不会太大,因为这两个高地面积很小,伤亡也能很好地控制。

上甘岭是五圣山的前沿,而五圣山是整条战线的中路,一旦上甘岭丢了,五圣山就会出现危险,而一旦五圣山丢了,后方则是大面积开阔地,便于美军机械化行军,这无疑会改变整个战争的走势。

对于这一点,彭总在回国前,多次对强调:“谁丢了五圣山,谁就要为历史负责。”当时,彭德怀已经将15军调入五圣山防守,其原则就是五圣山绝对不能有失。

但并不认为美军会进攻五圣山,因为这里山势险要,易守难攻,美军最佳的进攻位置则是应该是西方山,因为这里地势平缓,对美军的机械化行军更有利。

为此,将15军的主力44师放在西方山,而将善于防守的45师放在上甘岭。范弗里特并不糊涂,他当然希望进攻西方山的平康谷地,可一旦进攻西方山,战争的规模就可能扩大,而第八集团军没有足够的兵力。

一旦美军攻下平康谷地,就需要继续向北进攻。如此这般,必定遭到中朝方面的全面反攻,且美军已经不再增兵,换言之,美军无法继续支持大规模作战,而且这样做还会给谈判带来不好的影响。

是时,美军已经无法再给朝战投入更多的部队,所以美军继续发动大规模进攻是不可能的。

与此同时,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和联军总部认为,以重大伤亡换取地盘也没有意义,换句话讲,美军不想要伤亡,只想要一次胜利。

在如此窘境下,想要扩大规模不现实,不打也不可能,而且美军在全世界各地驻军,欧洲才是美军的主要战略方向,战线太长,兵力分散、弹药也不足,装备上也同样捉襟见肘,这让美军无可奈何。

在范弗里特的计划中,攻下上甘岭,只需要付出200人的代价,他做梦都没有想到,200人却成了2万多人。以当时美军的兵力和弹药量,支撑这次小规模战役是完全没有问题的,但他们低估了志愿军坚守阵地的信心。

随着战斗时间拉长,双方投入兵力越来越多,美军便陷入了泥潭,克拉克和范弗里特为了面子只能继续投入力量,直到输得什么都不剩!

1952年是美国竞选年,而10月、11月正是大选的关键时刻。艾森豪威尔在竞选时为自己造势,并将朝战的责任推给了杜鲁门。艾森豪威尔曾公开承诺,只要他当上总统,会在第一时间结束朝战。

美军在朝战中的消耗过大,而且出动了陆军的三分之一,海军的二分之一,尽管美军想全力打赢这场战争,但时下几乎是不可能的。

美国国内的反战呼声高涨,杜鲁门的地位越来越尴尬,为此,杜鲁门才再次给美军施压,要求其发动一场战役,一方面是给他自己赢得一些面子,另一方面,也是希望能尽快迫使中朝方同意美方的停战条件。

事后证明,杜鲁门失算了,上甘岭战役不仅没有给他赢得什么威信,反而搞得他灰头土脸。由此,我们也得出一个结论,谈判是战争的延续,只有战场上战胜对手,才有可能赢得谈判桌上的主动权,古往今来,皆是如此。

Similar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