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甘岭战役在范弗里特弹药量的狂轰滥炸下志愿军为何能守住?

author
0 minutes, 1 second Read

1952年10月14日,40架来自汉城的B26重型轰炸机,以4架为一排,对上甘岭上志愿军两个连级阵地倾泻航弹,实行地毯式轰炸。期间,还有10架志愿军战士最讨厌的P51“野马”和F84“油挑子”低空盘旋,对那些在炮火中幸存的志愿军火力点实行精准打击。随后,美军17个炮兵营320门火炮和27辆坦克继续对志愿军阵地轰击了整整一个小时。

上甘岭战役打响前,美军花了整整三天时间,只为了校正射击诸元,上甘岭两个山头的每一米,都已经标注了射击代码。而且轰炸开始后,在低空盘旋的炮校机也在不断指示新发现的轰炸目标。

经过精心准备,美军密集的炮弹十分精准地落在了志愿军两个连级阵地上,平均每秒落下六发炮弹。范弗里特和一群看热闹的美军战地记者有理由相信,经过密集的炮火轰炸,上甘岭上不可能有活物,美军可以轻而易举拿下上甘岭。

炮火结束后,就在美军发起冲锋时,上甘岭竟然又冒出一群活人,而且还用手榴弹雨频繁打退美军的进攻。范弗里特和美军战地记者感到不可思议,这些人究竟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怎么没被炸死?

在上甘岭战役中,志愿军坚守的597.9高地和537.7高地,两个阵地上有48条长度在10米以上的坑道。根据1952年4月志愿军司令部规定的施工标准,这些坑道的顶部厚度一般在30米以上,坑道口的防护厚度是10~15米,坑道宽1.2米,每条坑道都有至少2个以上的出口。

当美军实施狂轰滥炸时,志愿军战士就躲到坑道里,避开敌人的强大火力。在没有坑道工事前,联合国军平均40~60枚炮弹就可以杀伤一名志愿军战士,有了坑道工事后,联合国军平均需要660枚炮弹才可以杀伤一名志愿军战士。

有了坑道工事,志愿军就可以借此抵御美军榴弹炮、飞机轰炸的曲射或抛物线火力打击。除了飞机和榴弹炮外,美军还有大量的坦克、无后座力炮、M-2重机枪等直射火力,这时候,志愿军就利用设置在山脊反斜面的表面阵地工事与敌军交战。

所谓的斜面,就是从山脚到山顶的倾斜部分,在一个前沿高地上,朝向对方的斜面叫正斜面,背向对方的叫反斜面。

志愿军的表面阵地设在反斜面,就可以利用山体的遮掩,让美军的所有直射火力成为摆设。当然,反斜面阵地也并非毫无破绽,只要敌军占领了棱线,那么在反斜面工事上的志愿军就会因为来不及预警而被堵在坑道里,随后美军就调来直射火炮和重机枪围歼坑道里的志愿军。

所以棱线往往成了双方争夺的焦点。在白天,美军利用炮火优势,稳扎稳打逐步控制棱线,志愿军就只能死守反斜面阵地拖延时间。到了晚上,志愿军就组织部队实行反攻,重新控制棱线。

坑道工事、反斜面阵地和夜间作战,是上甘岭战役中志愿军能在美军炮火的狂轰滥炸下坚守阵地的最主要原因。

坑道工事确实能有效抵御美军炮火,但坑道作战却绝不轻松。真实的坑道里,除了有指战员、武器弹药、各种保障器材和粮食,还有无法转移的轻重伤员,甚至还有烈士的遗体。在这样狭小的空间里,不仅缺粮、缺水、缺药、缺弹,还缺空气,为了防止窒息,战士们就只能轮流到坑道口提着脑袋吸口新鲜空气。

最难受的是喝水,由于缺水,为了解决口渴,志愿军战士先是把从国内带来的牙膏挤着吃,后来只能喝自己的尿,再后来就用手或工具在石缝中挖泥土往嘴里送,以便吸取土壤中的水分。

绕是困难重重,也没有打倒志愿军。一到夜晚,志愿军就积极出动小分队,炸毁敌军碉堡,以冷枪、冷炮杀伤敌人。

在整个上甘岭战役中,涌现了不少传奇人物,比如张桃芳,32天内用436发子弹击毙214名敌人;胡修道,坚守3号阵地,独自一人歼敌280余人,期间还跑到别的阵地支援。还有一些主动与敌人同归于尽的战斗英雄,比如孙占元、黄继光。

战役后期,志愿军司令部给上甘岭的守卫部队调拨了不少炮兵部队,比如预备炮兵第2师28团1个营(105毫米榴弹炮)、第30团1个营(美155毫米榴弹炮)、喀秋莎火箭炮第209团、60军的加农炮团(苏制72.6毫米加农炮)一个营。后来还调入了高射炮兵第610团,以85毫米高射炮、小高炮和高射机枪,组成了简单的高中低三层对空火力网,有效改善了白天志愿军阵地的活动条件。

在整个上甘岭战役中,志愿军的炮弹消耗量已经达到了美韩军的21%,尽管火炮的口径不如美韩军,但经过灵活机动和集中使用,也能在某些时候与敌军进行大规模的炮战,可以有效支援地面部队。据估计,在美韩军队的伤亡中,有70%是被志愿军的炮火杀伤的。

上甘岭战役中,在范弗里特弹药量的狂轰滥炸下,志愿军能坚守阵地,一靠坑道工事、反斜面阵地和夜间作战的配合,二是志愿军顽强的作战意志,三是志愿军给力的炮火支援。

Similar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