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次战役志愿军高达17万人被俘范弗利特比李奇微还毒辣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抗美援朝第四次战役结束后,的志愿军第19兵团,宋时轮的志愿军第九兵团,王近山的志愿军第三兵团共三个兵团在朝鲜战场上集结完毕,加上早期入朝的部队,志愿军此时在朝鲜战场上已经集结了95万人,再加上朝鲜人民军的35万人,整个中朝联军实际部队总人数高达130万人。尽管在第五次战役中,志愿军只动用了三个兵团和人民军的两个军团60万人,还是远远超过联合国军的地面部队。

1951年4月6日,志愿军党委第五次扩大会议在朝鲜金化东北处的上甘岭召开了,此次会议是在一个废弃的巨大金矿举行。出席会议的有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还有几位副司令,以及各兵团,各军首长。此时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判断美军会停在三八线上休整,待休整完毕后再向我军发动大规模的进攻,为了防止这种情况发生,彭德怀决定趁敌进入三八线以南立足未稳,迅速发动反攻,进行第五次战役。

听了彭老总的想法后,志愿军副司令洪学智坚决不同意立刻进行大的战役,就算是要打,他也主张把联合国军再往北放一放,等到战机形成时,志愿军再对以美军为首的联合国军形成包围,重创甚至全歼敌军主力。

洪学智发表自己的意见后,彭德怀立刻进行了否定,对他说:“我们不能再退了,如果把敌人放到了铁原,金化以北地区,铁原以北是平原,没有地形阻挡,敌人坦克冲进来,对付起来很困难。另外,敌人进来,我们在这些地区储藏的粮食和物资怎么办?不行,不能把敌人放进来,还是得在铁原,金化以南地区打。”

志愿军的另外两位副司令,韩先楚和邓华也倾向于洪学智的意见,他们觉得第19兵团,第3兵团都是刚入朝的部队,对朝鲜地形不熟,第九兵团也是第一次往三八线附近开进,这场仗应该谨慎一些。

彭老总之所以坚持要发动第五次战役,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那就是联合国军很有可能在东海岸的元山,通山进行两栖登陆,一旦敌军从侧后方登陆,志愿军的后勤补给线很可能会被切断,所以必须立刻进行第五次战役,在正面战场上发动进攻,迫使敌军放弃在我军后方进行登陆的企图。

志愿军各部兵团首长也都支持打,因为苏联首批援助中国的十几个师的苏械装备已经到位了,前线部队基本上已经列装,志愿军在火力上已经得到了很大的提升。大批部队的入朝,也让很多志愿军高级将领信心满满。

战前动员会上,三兵团副司令员王近山就说:“他们有多少兵?加上李承晚的伪军,还抵不上咱们的一个军区,不够一个淮海战役打的!我看把美军赶下海不成问题,朝鲜有多大个地方!在三八线上尿泡尿就能滋到釜山去!”对于这种现象,志愿军司令部不仅没有制止,反而很高兴,彭德怀看到王近山说完,十分欣赏地看着这员悍将说:“是啊!”

在第二次战役中吃了大亏的宋时轮也说道:“我兵团入第一仗,要不是衣装单薄被冻得伸不开手,美军陆战一师早就见阎王了。现在天气缓和,非得替牺牲的战友报仇不可。”

志愿军方面在看到自身优势的同时,并没有注意到,美军也出现了微妙的变化。当时美军的人数确实不多,美军拥有地面作战部队共计17个师又3个旅和1个团共计34万人,其中一线个师又两个旅。

此时联合国军总司令麦克阿瑟因为和美国总统杜鲁门意见不合,被撤销了一切职务,李奇微继任联合国军总司令一职,范弗利特担任第八集团军司令。范弗利特毕业于美国西点军校,他参加过第一次世界大战,但是第二次世界大战诺曼底登陆的时候才是团长,但是范弗利特因为表现出色,从团长到升为军长,仅仅用了三个月的时间。

范弗利特担任第八集团军司令后,不仅完全继承了李奇微的磁性战术和绞杀战术,还将其战术进行了创新。

很多人都知道范弗利特弹药量,但是却不知道范弗利特对李奇微的战术进行了完善和创新,在第五次战役的时候,范弗利特知道志愿军为躲避空袭,只能在晚上进行穿插。于是志愿军在夜间进行穿插的时候,范弗利特就命令部队一到晚上就撤退,但是每天夜里只退20公里,这是志愿军一夜穿插的路程。

等到第二天天亮了,志愿军人困马乏,范弗利特则建立好了兵力和火力密切配合的纵深防御,对志愿军进行打击。志愿军想进打近战贴不上去,想进行夜战也追不上。而李奇微则又从美国本土调集了2000多战机,使得在朝鲜半岛的联合国军战机达到了3000多架,对志愿军后勤补给线和中转站进行狂轰滥炸,志愿军后勤方面的损失非常大。

1951年4月22日黄昏,在宽达200多公里的正面战线上,几十万志愿军战士展开了排山倒海般的进攻。左翼的第九兵团进展十分顺利,到23日晚,前出20公里,进占龙华洞、外药寺洞、白云山地区,歼美军第24师、南朝鲜军第6师各一部,完成了战役割裂任务。40军打残了南朝鲜军第六师,南朝鲜军第六师和美军第24师挤在了一起,损失十分惨重,39军前出到华川以南原川里地区,将美军陆战第1师隔于北汉江以东不得西援。

正面的王近山第三兵团虽然遭到了美军第三师,美军第25师,土耳其旅的顽强阻击,但是也对完成了任务,和美军在永平等地区展开对峙。

在右翼的第19兵团63军在雪马里重创英军29旅,使英军29旅减员百分之五十,63军的战士刘光子更是创造了一人俘虏63名英军俘虏的奇迹。19兵团的另外两个军,64军和65军就不这么幸运的,64军和65军前后有五个师全部拥挤在临津江南岸约20平方公里的狭小空间上动弹不得,前进不能,后退不允,整整两天两夜的时间,遭到美军地空火力的封锁,损失十分惨重。

抗美援朝第一次战役,志愿军打得很好,但是歼灭的主要是南朝鲜军部队,李奇微和范弗利特还是把南朝鲜军当炮灰,美军主力并没有受到太大而是损失。另外,志愿军把战线拉得太长了,战线上出现了很大的疏漏和间隙,而且各部队已经精疲力尽,几乎处于弹尽粮绝的状况。

5月21日,彭德怀看着后勤部门报来的物资损失报告,感觉到了不妙,立刻下令结束第五次战役第二阶段的作战。但是在撤退的时候却发生了失误,尤其是第三兵团的失误,让美军抓住了机会,彭老总下令让第三兵团留下一个军阻击敌军,但是王近山却让60军去阻击敌人,此时60军军长韦杰手里就剩下了一个180师,剩下两个师在战前就被调到另外两个军了。

中朝联合司令部下达的命令是23日统一撤退,只让39军在22日之前提前撤退,但是第三兵团却擅自下令让15军也在22日晚提前撤回,结果第15军非常迅速地于当晚立即脱离了阵地;第二天,第3兵团改令各部暂不撤收,原地阻敌,但已来不及了。

美军发现了志愿军要撤退的意向,立刻集结大批的坦克,大炮,装甲车组织成先遣队,对志愿军进行穿插包围,由于美军有机械化优势和空中支援,穿插包围的动作比志愿军更加迅速,志愿军多支部队被包围在后方。以180师为代表的多支部队被包围了在后方,很多部队弹尽粮绝,大批官兵惨遭被俘。

第五次战役,志愿军歼敌8万人,这个战果是辉煌的,但是志愿军也付出了巨大的伤亡,战斗减员高达8.5万人,尤其是在撤退中,高达1.7万人被俘(180师被俘5000余人被俘),而整个抗美援朝战争期间,志愿军才有2.1万人被俘。

Similar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