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8年一张喜报揭开60岁蚕桑老人的身份他是抗美援朝一等功臣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在国内,有不少追韩国明星的年轻人,相信他们对韩国男子演唱组合防弹少年团并不陌生,这个组合因促进韩美关系于2020年获得过“范佛里特奖”,当时国内许多防弹少年团的粉丝为其欢呼,不得不说这些人真的很无知,他们可能不知道“范佛里特奖”的意义是什么。

“范佛里特奖”的设立是为了纪念抗美援朝战争时期的美军将领范佛里特,而这个将领在作战时的特点是喜欢用多于一般战争的弹量轰炸人民志愿军,由此还衍生出一个词,叫“范佛里特弹量”,我们设想一下,当美军把这么大量度的弹药用于战场上,几乎不可能再有什么生物存在了。

当年,范佛里特在朝鲜战场上与志愿军作战时,用起弹药来简直丧心病狂,他在43天中,向志愿军占领的高地投放了将近200万枚弹药,高地被弹药炸得尘土飞扬,无数坚守在高地的志愿军为此付出了生命,当你得知了这个奖项后面的故事,你还会为此欢呼吗?

美军惨无人道,对高地进行疯狂轰炸,我军的伤亡惨重,也有极少数战士顽强地存活下来了,今天我们要了解的这位英雄就是范佛里特狂轰滥炸下的幸存者,他的名字叫蒋诚。

蒋诚于1928年出生在重庆合川县隆兴镇的一个小山村,生于战争年代的蒋诚从小目睹了战争给百姓带来的灾难和痛苦,看着支离破碎的祖国,小小年纪的他立志要保家卫国。

1949年12月,中国人民第二野战军挺进西南地区,人民终于盼来了,距离解放的日子就不远了,很快,一举歼灭了胡宗南的军,成都解放了。

此时,21岁的蒋诚跟所有成都人民一样,沉浸在解放氛围中。同年,蒋诚终于实现了他儿时的梦想,成为了一名,后来,他凭借自己高超的射击水平,成为中国人民第11军31师92团1营机炮连的一名普通战士,跟随所在的部队参加解放大西南的其他战役,在一次次真刀真枪的历练中,他很快就成长为一名优秀的机枪手。

虽然说蒋诚的入伍的时间很短,相比于连队的“老兵”而言,他就是个初出茅庐的新兵,但他却参加过不少战争,包括解放大西北的所有战斗,在全国解放战争胜利后,蒋诚又随部队奔赴朝鲜战场与美军作战。

1950年10月,中国人民志愿军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踏入朝鲜战场。抗美援朝战争打响后,志愿军分为不同批次派往朝鲜战场,蒋诚被编入志愿军第12军,并于1951年3月正式入朝作战。在历经了大大小小的战争后,蒋诚从一个新兵蛋子转变成了作战经验丰富的机枪战士,并且被任命为机炮连副班长。

这一次,蒋诚要面对的是强大的美军,他们在武器设备方面完全碾压志愿军,不仅有坦克大炮,还有大量的,而我军连一架战斗机都没有,但那又怎样呢?大敌当前,中国人民志愿军从来都不会退缩。

自从踏上朝鲜战场后,蒋诚英勇作战,立下不少战功,其中最令他难忘的是上甘岭战役,这堪称是入朝以来最艰难卓绝的一次战斗,在这场战役中,志愿军惨遭范佛里特狂轰滥炸。蒋诚在上甘岭战役中冲锋陷阵,创下了一人歼灭400多名敌人的记录,同时他也经历过一次令他终生难忘的生死考验。

1952年10月14日,美军举兵发起“金化攻势”,他们凭借着先进的武器设备压制我军,并击破了我军防线,在中央撕开一个口子。中美两军都深知作战时地理位置的重要性,为了争夺537.7高地,两军展开了激烈的斗争。

在两军正式交战前,志愿军在537.7高地持续作战了将近半个月,几乎到了弹尽粮绝的地步,而此时,不得不硬着头皮抵抗美军、韩军的进攻。

敌军来势汹汹,疯狂向我军防御阵地投放炮弹,短短几个小时,他们倾泻了190余万发炮弹,5000多枚航弹,这就是上文提到的“范佛里特弹量”,可想而知,我军的地表工事全部毁于炮弹之下,高地的山顶被削低了2米。

面对敌军的疯狂轰炸,坚守在高地的志愿军们没有退缩,奈何弹尽粮绝,眼看就要失守了。就在这危急存亡的关头,蒋诚所在的92团抵达了上甘岭,随即便投入这场硝烟弥漫的战斗中,战士们按照前期的战略部署与敌军交战。

蒋诚所在的连队被安排为正面防御,这意味着他们将面临很大的压力,连里只有一架重机枪,正是由蒋诚操控着,它必须置于阵地的最前沿、最有效的位置,这样才能有效地扫射敌人。

蒋诚在收到连长的命令后,与其他战士们默契配合,他凭借冷静的头脑和娴熟的技术,朝敌人开枪,并在弹药有限的情况下歼灭400多名敌人,而且还摧毁了敌人一架重机枪,就这样,他一个人拿着一架枪打出了赫赫战绩,打出了这场战役的优势。

与此同时,美军也在不停地从上空扔炸弹轰炸我军阵地,只见一架架飞机俯冲而下,炸弹密集地散落下来,志愿军连躲都来不及躲。蒋诚见状,便将重机枪的位置调整好,直指敌机,他立即扣动扳机,朝敌机猛射,他竟然把敌人的飞机打得冒烟,这也堪称这场战役的奇迹。

忽然,敌人从飞机上投下一颗炸弹,不偏不倚地落在蒋诚的身旁,这颗炸弹轰的一声爆炸了,弹片朝蒋诚飞来,他没来得及躲闪,只见这块弹片在他的肚子上划了一道又长又深的口子,正在射击敌军的蒋诚感到一阵疼痛,便低头看了一眼伤口,鲜血直流,连肠子都流出来了。

但此时的他已经顾不上自己的伤口,也忘记了自己即将面临生命危险,他用鲜血染红的双手紧紧握住机枪,继续扫射敌人,直到击退敌人,他才肯放下机枪,随后他被送去抢救,这才从死神手里抢回了一条命。

在上甘岭战役中,蒋诚凭借着“一人一枪”歼灭敌人400多名,摧毁一架重机枪,被志愿军司令部记一等功,这对于志愿军战士来说,是至高无上的荣誉。

在当时,只要在抗美援朝前线立下大功的战士,中国人民志愿军政治部、司令部都会给他们的家人寄去一封立功喜报,有关部门燃放鞭炮,隆重将喜报送到将士家中,目的是让父老乡亲广为周知,起到表彰战功、激励将士的作用。

1953年,志愿军政治部、司令部给蒋诚远在重庆合川的父母寄去了一封立功喜报,喜报的内容如下:

“一九五二年十一月于上甘岭战役中,配合反击坚守五三七点七高地战斗里,该同志发挥了高度的英勇顽强精神,克服了重重困难,带领班里在严密敌炮封锁下,熟练地掌握了技术,以重机枪歼敌四百余名,击毁敌重机枪一挺,有力地压制了敌火力点,封锁了敌运输道路,击落敌机一架,身负重伤还不愿下火线,配合步兵完成了任务,对战斗胜利起了重大作用。”

1954年,蒋诚从抗美援朝战场上退下来,踏上了回国的道路,他先随部队入驻于浙江江山兴建部队营房,在这里,蒋诚也曾以优异的表现记下了一等功。

一年后,蒋诚复员返乡,按道理来说蒋诚在抗美援朝中荣立一等功,是当之无愧的英雄,迎接他返乡的不应该是人民的欢呼吗?可当他回到家乡后,发现一切还是老样子,不论是家人还是乡亲们,都不知道他的英雄事迹,只把他当作一位复员士兵。

由于当地政府对蒋诚在抗美援朝战场上立下一等功这件事不知情,他们没有为他安排工作,也没有任何待遇和补贴。那时,蒋诚对自己的立功喜报没送到家人手里这件事毫不知情,他默默地接受了这一切,他没有因此找过组织或上级。

就这样,蒋诚选择将这段英雄事迹和自己立下的战功埋藏在心中,做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过着平平淡淡的生活。蒋诚的老家隆兴镇盛产蚕丝,专门为合川国家茧丝绸生产基地提供蚕丝,蒋诚懂得如何科学地养蚕,因此被隆兴镇蚕桑站聘请过去当技术员。

当时,蒋诚只是个临时工,因为没有编制,工资自然比有编制的员工低,并且退休后没有任何津贴或补助,但蒋诚从来没有怨言,他踏踏实实地做好自己的工作。

虽说是技术员,但他的工作并不轻松,每天5点起床,然后拿着大喇叭给各个村的蚕桑养殖户讲养蚕技巧,想要大规模养蚕就必须了解这些专业的知识,包括桑树嫁接、蚕的繁育到蚕茧的处理,他都耐心地讲解给农户听。

这还只是他工作的一部分,除了用喇叭讲之外,他还要为蚕桑养殖户们答疑解惑,还要一家一家上门指导,手把手教授,回到家后已经是十一二点了。

碰到桑蚕养殖最繁忙的时候,蒋诚每天都早出晚归,孩子们都看不到他的身影。即使他这样没日没夜地工作,还是难以维持一家人的生计,家中还是一如既往的贫穷,一家人连温饱都成问题,几个孩子一年到头都没有一件像样的衣服,大人就更不用说了。

据蒋诚的儿子蒋明辉回忆,当时家里没钱,买不起大米,只能吃红薯充饥,就连粗糙的红薯渣都舍不得扔(在农村,红薯粥经常用来喂猪),拿回家煮粥,家里的孩子们都吃不下,唯有蒋诚一口一口地往下咽。

尽管如此,蒋诚从来都没有向政府寻求过帮助,也没有提起过自己在抗美援朝战争中立下一等功这件事,只有蒋诚的弟弟略知一二,他的弟弟实在看不下去他一家人穷苦的生活,曾多次劝他跟政府说明情况,让政府安排个正式的工作,但都被蒋诚一口回绝了。

蒋诚缓缓地说道:“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不要给组织添麻烦。”他时时刻刻牢记自己的党员身份,宁愿自己过得拮据,也不愿意麻烦组织。

自从回到老家后,蒋诚便把自己在战场上获得的所有纪念章和功勋章都存放在一个铁盒子里,他早已经封锁了那段血和火的岁月,忘却了头上的光环,对于他来说,能健康地活在这平和安详、没有战争的社会就是一件很幸运的事情,他不奢求别的了。

蒋诚除了勤勤恳恳地工作外,他还为家乡的建设奉献了自己的一份力量。俗话说“要想富,先修路”,1983年,蒋诚所在的隆兴镇要修建一条公路,这对于附近的百姓来说是一件非常值得高兴的事情,但当时乡里没有足够的经费,也没有任何修路的机器,这意味着所有工作全部都得由人来完成,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当时,大家都知道这是一个艰巨的任务,大家都不愿意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只有蒋诚站了出来,他将这份工作揽在自己身上,召集了一些百姓,大家拿上锄头,挑起箩筐,便行动起来了,在蒋诚的带领下,修路的进度很快,只是后来乡里实在拿不出钱来支付工人们的工资。

就在工人们打算散伙的时候,蒋诚作出了一个决定,他以个人的名义到银行贷款,以此来支付工人的工作,最后路修好了,蒋诚不但没有赚到一分钱,还欠下了一大笔债。

这大概就是老一辈员的精神品质吧,他们将为人民服务牢牢刻在自己的骨子里,不论何时,不论何地,只要祖国和人民有需要,他们就可以挺身而出。

历史不会忘记任何一个英雄,1988年,一张喜报揭开蚕桑老人的身份,此时他已经60岁了,他所在的合川县组织修订县志,工作人员在整理档案时,翻出了很多被尘封多年的档案,其中就包括蒋诚的这份《革命军人立功喜报》,从泛黄的喜报上,可以看到几行字:

“贵府蒋诚同志在上甘岭战役中,创立功绩,业经批准记一等功一次,除按功给奖外,特此报喜。恭贺蒋诚同志为人民立功,全家光荣。”

这引起了工作人员的注意,为何这封喜报会出现在档案里,而没有被送至蒋诚的家呢?工作人员再次仔细翻看了这张喜报,发现背后还有一行字写道:“由8区退回,查无此人。”

原来当年邮政的工作人员在投送这封喜报时,发现信封上所写的地址附近没有叫蒋诚的人,于是,这封喜报就被退回邮政局,几十年后才被翻出来。

工作人员看着上面的地址,推测是不是地址写错了,上面的地址是“四川省合川县四区兴隆乡南亚村”(当时重庆还在四川管辖范围内),合川除了有兴隆乡,还有个隆兴镇。

工作人员苦苦思索了几天,这时,他想起了自己在隆兴镇的一个学生叫蒋启鹏,恰好就是蒋诚的弟弟,他与蒋启鹏联系上了,经询问蒋诚确实就是这封尘封多年的喜报的主人。

在这一消息得到证实后,他立即把这一情况向上级反映,并很快就联系上了在合川县隆兴镇蚕桑站当技术员的蒋诚。这一消息很快就在蒋诚所在的村,以及乡里、县里传开了,《合川日报》在最醒目的位置刊登了这则被尘封几十年的立功喜报,所有人都没想到这个默默无闻的技术员竟是抗美援朝一等功臣。

当时,蒋诚已经60岁了,几十年的辛勤操劳使他看起来更加沧桑,他从隆兴镇蚕桑技术员的岗位上退下来了,但由于没有编制,没有退休金和任何津贴。

他的身份揭开后,合川县人民政府立即对此作出了回应,发出《关于将蒋诚同志收回县蚕桑站为工人享受全面职工待遇的通知》,给予蒋诚正式工人的身份,并且享有退休工资和相应的津贴和福利。

就在所有人以为蒋诚会为他的儿女们向国家争取更多福利时,毕竟他们一家人这么多年过得苦不堪言,政府给予适当的补偿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但蒋诚并没有这样做,他没有让国家帮忙解决孩子的工作和户口问题。

孩子们有时候会问蒋诚,他给出的回答是:“国家还穷,我们不能给国家增加负担。”短短一句话道出了一名老党员的品质,在他心里,国家永远排在第一位。渐渐地,家中的几个孩子受到他的影响,变得理解父亲的想法,他们在父亲的教导下脚踏实地地为人处世,靠自己的努力改变自己的命运,这让蒋诚感到十分欣慰。

在得知父亲的英雄事迹后,几个孩子愈发敬佩爱戴自己的父亲,并且蒋诚的大儿子也走上了父亲的那条道路,去部队当兵了,作为一个老兵以及父亲,他在儿子临走时教导儿子:当兵就必须做好牺牲的准备,在部队严格要求自己,再来就是不要给组织添麻烦。

蒋诚的第三个儿子像父亲一样,在从事蚕桑方面的工作,后来去当保安了,他时刻谨记父亲的教导,不管在什么岗位上都踏踏实实地做事。

这就是良好家风的传承吧,比起言传,身教更加有效,蒋诚用自己的故事教导自己的儿子如何为人处世,相信他的儿子也会将他的这种教诲传给下一代。

自从蒋诚的一等功身份公布于众后,村里的人都对他敬仰不已,他还多了个称号,叫“蒋英雄”,但他并没有因此骄傲自满,相反,他更想踏踏实实为百姓办实事。

有一年,蒋诚所在的广福村引进油橄榄种植扶贫产业,为此,村委会动员村民们土地流转,大家都知道中国农民有着根深蒂固的“重本”思想,很多农民不愿意流转土地,他们认为农民就是靠种田耕地吃饭的,要是连土地都没了,靠什么吃饭?

为此,村委会面临很大的压力,他们为了把这个项目实施下去,为了带领更多农民走向发家致富的道路,必须做好村民的动员工作。

就在所有的村委会干部在为此事焦灼时,蒋诚又是第一个站出来,他主动将自家的几亩土地流转出去,还积极配合村委会的工作,跟村里的人讲流转土地的好处。

村里的人看到蒋诚率先垂范,也就放下心来,答应把自家的土地流转出去。广福村的土地顺利流转后,油橄榄种植基地建立起来了,村民们在村委会的扶持下,收入比以前高多了,生活条件也得到很大的改善,蒋诚看到村里的百姓富起来了,脸上也洋溢着笑容。

随着蒋诚的英雄事迹在周边传开了,经常会有学校或单位邀请他去作报告,进行革命传统和爱国主义教育,蒋诚便会去给新一代少年、青年讲述革命战争故事,用自己的亲身经历现身说法,他教导学生们要牢记党和国家的历史,珍惜现在的幸福生活,努力学习创造更美好的生活。

如今,90多岁的蒋诚和他的老伴住在隆兴镇广福村的一栋两层砖石构成的楼房中,可以看出这位老党员、退休老兵的晚年生活过得也十分朴素,但他内心感到很富足,他现在子孙满堂,正是享受天伦之乐的年纪,再加上他看着自己心爱的祖国变得越来越繁荣昌盛,他由衷地开心。

走进蒋诚的家中,可以看到一幅用玻璃相框框着的照片挂在墙上,那便是蒋诚年轻俊秀的模样,他的曾孙女每次看到这张照片,都要用崇拜的眼神看着蒋诚说:“祖祖(重庆方言,是曾祖父的意思),你年轻的时候真帅啊!”

看着这位年迈的英雄现在生活得如此幸福安逸,我们也感到欣慰。希望时光善待这些英雄,让他们多看看他们用生命捍卫的祖国正在变得强盛,变得美好。

Similar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