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佛里特问李奇微作战计划李奇微:苏联要是参战我就用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麦克阿瑟被免职后,李奇微到东京接替了他的职务。范佛里特中将接替了李奇微的职务。

范佛里特是西点军校的高才生,曾转战欧洲。在第二次世界大战诺曼底登陆时,他担任美军第二十九师步兵团长。

当时,第二十九师登陆五天,攻击速度缓慢,而且损失很大,最高指挥官艾森豪威尔大为不满,到现场视察找原因,发现这个师登陆时,师长与当地一位银行女职员有染后精力不集中,加上德军的猛烈反击,使美军局部失败。

艾森豪威尔在调查中还发现范佛里特虽有口吃,但战术理论很有一套,他的步兵团损失不大,便立即撤换了原师长,改由范佛里特担任。

范佛里特上任后,整顿军纪,改变了战术方针,全师士气回升,每天都有新的战果。半年后,范佛里特被提升为军长。

二战后,他被调往希腊围剿游击队。不到半年,希腊游击队就被剿灭,他的胸前又增添了一枚五彩军功章。

范佛里特原来同柯林斯熟悉,但关系并不密切。1949年春,范佛里特同柯林斯在一个度假村休闲,两人在一起打橄榄球和玩保龄球,关系逐渐密切,成了好朋友。

有一次,他们在海滩上散步,柯林斯问他的年龄,并询问他对今后的前程有什么设想。范佛里特告诉他,自己已58岁,两年后即将退休。他想在两年内上前线再打一仗。

范佛里特知道柯林斯是参谋长联席会议陆军参谋长,掌握着美军陆军将军的晋升大权,所以乘机提出自己的要求,有点不连贯地说:“我想自己退休前在军帽上加一颗星,不知老朋友能否关照一下?”

柯林斯点点头,安慰说:“想晋升是对的,你有一颗为国家挑重担的心,用不着羞羞答答,有机会我会考虑的。”

两年一晃就过去了,4月11日上午,范佛里特在报纸上看到了麦克阿瑟被解职的消息,不由大吃一惊,觉得麦克阿瑟是有功之臣,不应该如此对待他。他万万没有将麦克阿瑟与自己的晋升联系起来,因为半年后自己将退休了。

他拿起电话,传来了柯林斯的大嗓门,要他当晚飞赴汉城,接替李奇微的职务。范佛里特受宠若惊,似乎不相信这是真的,便认真地说:“老朋友,别拿我开玩笑了,让我安安稳稳地过半年吧!

“这是真的。”柯林斯再三解释,范佛里特才相信了。他放下电话,大声喧嚷,发疯般叫道:“我升官了,天上掉香肠了!”

李奇微交代完毕,准备启程飞往东京。临行前,他指着树枝上的麻雀说:“朝鲜战争打的是政治仗,政治背景十分复杂,希望你不要学它,要做蚯蚓。”

“什么意思?”范佛里特被他的话说得如坠云里雾里,直愣愣地问李奇微究竟何意。

李奇微解释说:“麻雀整天叽叽喳喳,却办不成事。蚯蚓整天不声不响,却辛勤劳动,打出无数个小小的洞穴,为农民松土。麦克阿瑟就是一只麻雀,整天叫喊着要打到鸭绿江,事没办成,反引起总统和盟国的不悦,弄得自己丢官隐居,一世功名毁于一旦。”

李奇微笑着说:“其实,总统做梦都想打到鸭绿江,如果我们不叫喊,一下子打到鸭绿江,他肯定会给我们颁发一枚勋章的。”

李奇微神秘地四处望望,小声地说:“我就向你透露一个公开的秘密吧。你记不记得去年10月11日,杜鲁门曾乘独立号专机到威克岛同麦克阿瑟会谈过?那次两人会谈时,杜鲁门批准麦克阿瑟打过三八线,打到鸭绿江的计划,只是反复交代说,不要乱说,不要把美国计划泄露给那些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新闻记者们。”

“麦克阿瑟忘记了总统的叮嘱,乱开新闻发布会,乱宣布打到鸭绿江的新闻,弄得总统很被动,总统怎么能不气呢?”

李奇微用一种很有把握的神情说:“我已经想好了,我的方针是,在新闻发布会上公开提出“联合国军”打到三八线就是辉煌胜利的消息。”说着,他递上一张《朝日新闻》。

范佛里特接过一看,是3月13日的报纸,头版通栏标题是:第八集团军司令官李奇微声明,在三八线上结束战争就是辉煌胜利。

李奇微从皮包里拿出一份文件,又递给范佛里特,说:“这是我发给五角大楼的绝密电报,要求打到鸭绿江。”

“五角大楼回电时不置可否,实际上就是默认。”李奇微得意地拍拍范佛里特的肩说,“现在,你就照我说的方法去做,目标维持巩固三八线,争取打到鸭绿江立功受奖,你看如何?”

这时范佛里特才明白李奇微的话,也才明白他为何要对自己说这番话,李奇微的计划在他看来是很难实现的。

于是他说:“我从华盛顿起飞时就觉得有喜有忧,喜的是我在退休前半年能得到荣升,忧的是朝鲜战事是踩的国际钢丝,政治性大于军事性,弄不好就会重犯麦克阿瑟的错误。如果弄得个如此下场的话,那不如不提升的好了。我这人是有自知之明的,在政治上鼠目寸光,军事思想上无所建树。在新闻记者目光中,我是个不开通的旧型军人,很不适应这个岗位。所以,我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来的,随时准备交班。”

范佛里特说得十分坦白,李奇微不由得哈哈大笑说:“将军如此坦率,钦佩,钦佩。但是只要细心处理好各种矛盾,事实上并不会像你所想的那么严重。麦克阿瑟被撤职,不能责怪总统,他是受英法牵制和国际舆论的压力,采取了杀人祭旗的手段,免去了麦克阿瑟的职。”

“麦克阿瑟倒霉的原因就在他的那张嘴,他少说几句就绝不会招来如此灾难。他如果嘴上有哨兵,说话谨慎一点,就是个十分完美的将军。我为他惋惜。不过请你放心,你不可能犯他那样的错误,因为你也没有他那样大的权力,你只能指挥地面部队。”

范佛里特叹了一口气说:“我们不扯那么远,说说眼前的事吧,你接替麦克阿瑟后,有什么宏伟计划?你的目标定在哪里?我了解后才能配合你的行动啊。”

李奇微回答:“计划和目标都没来得及细想,我最大的担心是怕苏军参战,他们的装备与我们相似,如果他们参战,我就难以招架了。”

“出于这种担心,我准备做三件事,一是同日本吉田首相密谈一次,让日本以自卫名义重建军队,先建陆军,再建空军和海军。让日本人自己担负自己的防务后,我们美军便可以集中兵力投入朝鲜。我已命令两个师开赴朝鲜。二是一旦苏军参战,我就准备使用。三是准备利用海空军优势,在中朝共军侧后登陆,来个前后夹击,全歼中朝军队,争取在苏军未到前,尽快结束朝鲜战事。”

范佛里特对他的计划不以为然,他觉得李奇微考虑太多,他说:“我估计苏联为了确保欧洲利益,不会轻易出兵朝鲜,苏联人是想叫中国把美国牵制在亚洲,时间越长越好。他们希望无限期地打下去,这对他们有利。”

没等对方回答,他继续说:“我看朝鲜战事同拿破仑在西班牙、葡萄牙对惠灵顿的作战方式相似,双方都依靠补给线作战。一方有了充足的补给,便发起攻击。另一方缺补给就后退,等到补给到了前线便又发起攻击,彼此搞拉锯战,显示自己的政治决心。”

“目前我方攻击过了三八线,由于北方山区道路狭窄,补给困难,中朝军队必然发起攻击,他们目的在于夺回汉城,我方誓死保卫汉城,实在保不住就再向三七线退。在后退中抓住战机,主动反击,再打到三八线上,你看如何?”

李奇微连忙摇手说:“不能退,坚决不能退,你目前的任务是保卫汉城,要保卫汉城只有主动出击,不停地主动攻击,干扰对方的攻击准备,不能让他们有充足的时间加强攻击准备。”

Similar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