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军坦克欲切入文登川3天死17万杨成武怒道:一辆都别想过去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1951年,东线朝鲜人民军在美军的“秋季攻势下”节节败退,向志愿军告急,杨成武的第20兵团奉命接防。

在“秋季攻势”中,范佛里特的战术属于是最烧钱的,他没有麦克阿瑟的自豪,也没有李奇微的稳重,但他疯狂啊。

他一上场就提出“火力制胜论”,意思是:用庞大的弹药量进行区域性的密集轰炸,达到直接摧毁敌人的目的,这绝对是毁灭性的打击。

例如,攻击983高地时,9天发射炮弹36万发;进攻马良山时,一天发射炮弹3万发;对志愿军2个连的阵地(仅有3.7平方公里),倾泻炮弹190余万发,炸弹5000多枚。

跟狠人对招,没有规律可寻,杨成武的20兵团,还没来得及接防,美军就开始攻击。

其几乎到了疯狂的地步,面对每一个志愿军连或者排的防御阵地,美军都会用飞机反复轰炸,每天要发射炮弹1-3万发。

就是每次攻击,用20-40辆坦克组成一个装甲集群,用飞机和步兵、工兵作掩护,一边用阵地上的火炮和坦克炮密集轰炸,一边沿着公路快速突进,迂回的歼灭中朝士兵,最后让步兵占领攻下的阵地。

文登川是朝鲜中部金城以东的地区,一条南北走向的山谷,因为两侧都是延绵不绝的山岭,而末杨公路又是从这个山谷通过,所以这一地区的制高点均被中朝军队控制。

这些制高点直接卡住美军北上的咽喉,如果美军要突破东线防守,首当其冲的就是文登川。

正如杨成武所言,美军也意识到文登川的重要性,如果用大量坦克切入文登川,控制这一地区,便可直通志愿军后方。

也就是说,这场仗,无论怎么打,假设美军一定要开一道口子,那文登川便是最好的选择。

其中西线个军遭到美军的攻击,自打一开始,范佛里特的攻击并不是东线文登川一带,而是西线的临津江东至铁原以西的一线阵地。

如果西线被攻破,那涟川至铁原一带的交通干线则可以畅通无阻,不仅如此,还可以威胁开城,一箭双雕。

想法虽好,可在志愿军的坚守下,美联军以伤亡22000余人的代价,仅仅推进了不到七八里地。

所以,气急败坏的范佛里特,将所有怒气撒到了东线辆坦克,向文登里、金城发起攻击。

当68军抵达文登川时,朝鲜人民军立刻将仅有的水资源给了志愿军,而志愿军也拿出从家里带去的烟叶,大家一起抽着烟,商量如何对付敌人。

10日,68军接防正式完毕,人民军也说志愿军打仗猛,就连接防期间都还能歼灭美联军900余人,摧毁坦克4辆。

对于文登川地区,杨成武的20兵团,一直都是严阵以待的,因为杨成武先前便指出:

事实上,在没有对“坦克劈入战”更好的战术前,志愿军一直致力于打步兵,因为坦克只是负责开路,步兵跟不上也白瞎,因为抢占的阵地没人守。

11日,在68军接防后的第二天,美军用两个连的兵力,在10辆坦克的掩护下,进攻了文登川的前沿阵地,然而连续7次进攻皆被志愿军610团的二连击退。

后美军调来12架飞机以及大量火炮,依旧是以坦克为主,沿着文登川公路,欲切入志愿军阵地,情况十分危急。

杨成武下令动用反坦克突击分队,在610团长的指挥下,击毁坦克一辆,击伤14辆,其余的敌军见状,连忙撤回。

有人说反坦克火器发射距离远,每次都打不中,导致美军坦克如入无人之境,直扑志愿军纵深的榴弹炮阵地。

杨成武也在这次会议上做出总结,并出了一个具体的计策,让志愿军炮兵把榴弹炮直瞄平射;另外构筑火力交叉的反坦克阵地;再根据现有的武器,进行科学配置,组成三层火力网。

这个战术在之后的表现是相当霸气给力,在战斗中屡屡击毁坦克,尤其是榴弹炮直瞄平射,大家给它取了个名字叫“

正如杨成武预料的一样,美军果然是试探性进攻,好在提前做好了充分准备。因为美军第二次发起攻击,便疯狂地对准文登川公路两岸的工事实施破坏。

12日这天,美军出动了78辆坦克,后又让16架飞机轮番轰炸,炮兵也对该区域实施毁灭性打击。

战斗至下午5点,美军在志愿军的反击下,丢枪弃坦,但依旧不死心,让炮兵连续发射了2000多发炮弹,长达一小时,主要是摧毁工事。

美军黔驴技穷,“坦克劈入战”初入文登川便夭折,在之后的几日,他们这种战术基本上没什么效果。

跟冷枪冷炮运动一样,志愿军越打越有劲,例如战士胡连,一开始怎么都打不中,后来用无后坐力炮7发4中,被评为特等功臣,二级战斗英雄;还有李凤全、宋金顺等人,用手雷和爆破筒也能击毁坦克。

当时的67军只有5个反坦克炮连,主要的武器是无后坐力炮、火箭筒以及反坦克手雷、地雷等。

到了13日,朝鲜中线金城地区遭受的攻击之大,难以想象,美第九军用一百余架飞机,先进行火力覆盖,仅仅这一天,便将10多万发炮弹倾泻到67军阵地。

因为美联军的“坦克劈入战”有工兵参与作战,所以志愿军布设的雷区大多被排除,可想而知,当天的志愿军阵地纷纷被美联军夺去,然而敌人也付出了极为惨重的代价。

67军按照杨成武的指示,针对性地破解美军的“坦克劈入战”,让美军的坦克寸步难行,当天便歼敌5000余人。

14日,美联军继续用大量坦克切入我军阵地,67军199师以及200师的大部分阵地被夺,伤亡两千余人,而美军伤亡4000余人。

15日,美联军直接动用近百辆坦克,疯狂夺取志愿军阵地,但这一天付出的代价更大,伤亡8000余人。

从10月13日到15日,67军顶住了美军攻势,歼敌1.7万余人,仅被美军强行推进了4里地。

只能说范佛里特不死心,在绝对优势的前提下,被志愿军打成这样,不发疯都不可能。

不得不说,杨成武采取的战术确实霸道,为何这样说?因为在之后的战斗中,20兵团写了一份作战报告。

这事发生在10月16日-19日,美联军先后使用4个营的兵力,40架飞机和大量火炮 、坦克,对938.2高地发起进攻,结果被612团一连用野榴炮和迫击炮给打退,就一个连,与敌人激战了四天四夜,击退敌军数十次冲锋,最终全连壮烈牺牲。

有一回,美军一辆坦克被击中,他们为了将这辆坦克拖回,派了4辆坦克前来,结果这4辆坦克全部被报销。

都这样了,美军对文登川还是贼心不死,在11月4日,美7师接防了美2师,他们不信志愿军这么强,可能还顺带吐槽了下队友:

就这样,美7师带着27辆坦克向文登川发起进攻,结果被我军击毁5辆,其余坦克见状,撒丫子就跑,有的坦克直接开沟里了都。

一是杨成武善用地形,依靠各个连排阵地歼灭敌军。坦克火力强大,机动力、防护力也很强,况且还是坦克集群,志愿军想要获胜,必须利用地形。文登川谷两侧沟壑交错、坡陡,还有利于构筑大纵深、多交叉的反坦克阵地。

二是靠仅有的武器取胜,杨成武按照由远及近,行成野炮尽量远打,山炮中间打,无后坐力炮近前打,这三层火力网,一步步摧毁敌人的坦克。为了防止漏网之鱼,在每一层火力打击地带,设有多个反坦克小组,每个小组战士携带地雷、爆破筒等,密切配合,这一战术是至关重要的,就算数百辆坦克一起进攻,也很难冲破这三层火力网。

三是机动的指挥方式,强将手下无弱兵,杨成武只是制定计策和战术,一线团能取得如此优秀的成绩,与团长的指挥有很大关系。

指挥得当,志愿军又有着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勇气,即使后勤运输被美军破坏,依旧散发着顽强的作战风格,人在阵地在,这就是他们的斗志。

当年飞夺泸定桥,毛主席就说他是“赵子龙,浑身是胆”,在毛主席眼里,杨成武敢打敢拼,对革命忠诚。

就连李公仆在晋察冀根据题考察时,第一次见到杨成武,便被他的气势所折服,称他是“白袍小将”。

毛主席也称,20兵团初到朝鲜,作为首次面对敌军如此大规模的坦克集群,还能打的如此漂亮,确实勇猛。

美军坦克配步兵的作战方式,就这样被打破,文登川留下的78辆坦克残骸,也成了美军心中的梦魇。

Similar Posts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